当前位置:主页 > 股票配资平台 > > 正文

「股票」辉山乳业等待重生:接盘方存不确定性,业务收缩正常运营

2020-01-20 11:31:23 97 股票配资平台 辉山,乳业,等待,重生,接盘,方存,不确定性,业务,收缩,正

时间如白驹过隙,若不是资产重组有了最新进展,把辉山乳业拉回大众视野,人们可能不会想到,上次全民热议的辉山乳业债务危机,已是两年多前的事情了。

这家曾在港股风光无限的东北乳业,这两年过得好吗?

从外部来看,债权人都在关注辉山乳业的重组进展,期盼着有一天能把钱要回来;从内部看,辉山乳业的业务线有所收缩,已不再提全国战略,把重心放在了液态奶上,加工厂主要分布在东北地区和江苏省,今年仍有新品上市,员工工资也早已照常发放。

至于网传的伊利入主一事,双方均未作出直接回应。

两年来,关于重整辉山的未来走向屡被猜测和提及,但始终未能尘埃落定。这些日子里,昔日债务危机留下的阴影逐渐淡去,辉山在等待重整带来的“重生”。



债务危机爆发两年后,仍有债权人与辉山乳业合作

辉山乳业大厦坐落在沈阳市皇姑区黄河南大街111号甲,8月19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看到,大厦外面的LED显示屏上不断滚动播放着辉山乳业的产品广告,来往的人群偶尔会抬头看一眼。

早上9点左右,记者看到有员工陆续来上班,中午11点半左右,便开始有员工下楼取外卖。

办公楼一切如常,但是两年多以前的那场风波,并没有被人遗忘。

2016年12月,美国做空机构浑水公司两度发文直呼辉山乳业为“骗子”,称辉山乳业估值为零。浑水报告称,辉山乳业至少自2014年起,通过虚假宣称苜蓿草全部自供来夸大利润率。此外,浑水公司质疑辉山乳业董事会主席杨凯涉嫌挪用公司资产,“可能偷漏辉山价值至少人民币1.5亿元资产,而实际金额极有可能更高”。同时,浑水公司表示“即使辉山乳业的财务没有造假,该公司也似乎处于违约边缘,因其杠杆过高。”

同年12月,辉山乳业也两度发布澄清报告,对浑水报告进行了逐条批驳,否认了浑水公司的一系列指控。

然而事情并没有就此终结,2017年3月24日,港股上市的辉山乳业股价突然大跌,盘中跌幅一度超过90%,最终当日股价跌幅为85%。

据媒体报道,中国银行对辉山乳业进行审计并发现辉山乳业制作大量造假单据且辉山乳业的控股股东杨凯挪用公司30亿元投资沈阳的房地产。对于上述报道,辉山乳业在2017年3月28日发布公告称,辉山乳业及杨凯否认所有以上说法。

这一系列事件过后,辉山乳业的债务危机爆发。来自不同债权人的起诉纷至沓来,杨凯致力于与债权人和金融机构的斡旋,同时,其子杨佳宁被委任为辉山乳业副总裁,负责协助辉山乳业液态奶业务的销售及营销。

截至2017年3月31日,辉山乳业估计总资产(扣除拨备)约为262.2亿元,总债项约为267.3亿元,其中包括银行贷款187.1亿元、非银行贷款42.5亿元,而其他负债为人民币38亿元。

对于辉山乳业爆发债务危机的原因,资深乳业分析师宋亮分析认为:企业建造牧场或者大型牧场,然后做产业下移,从而实现所谓的全产业链模式(从饲料种植、奶牛养殖到原奶加工、奶制品销售)是错误的;就辉山本身来说,上游(牧场的建设和管理)这块完全可以委托给第三方。

债务压顶、资金链断裂,辉山乳业漫长的重组之路因此开启。

两年来,关于重整辉山的未来走向屡被猜测和提及,但始终未能尘埃落定。这些日子里,昔日债务危机留下的阴影逐渐淡去,辉山在等待重整带来的“重生”。

8月19日,新京报记者在走访辉山乳业大厦时偶遇一位辉山乳业的债权人林女士,其当日来到辉山乳业主要是为了送发票。据其介绍,作为辉山乳业的供应商,“我和他们(辉山乳业)合作10多年了,所以出了事儿之后,我们也不好不给他们继续供货。另外,我的欠款被打进债务包里的不多,除了当时那些钱,这两年我们还是正常合作,资金往来也正常。”

终端受外来品牌冲击,还在推新品


作为一家东北乳企,辉山乳业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51年。据其官网介绍,2013年9月在港股上市后,辉山乳业“全球发行额13亿美元,跻身有史以来全球消费品公司首次发行前十名,上市首日市值近400亿港元。”



作为东北三省第一大液奶品牌,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2014年,以零售额计算,辉山乳业的液态奶产品在东北地区的市场占有率由2013年的19.5%上升至20.9%,酸奶市场占有率为28.7%,而巴氏奶市场占有率则达到44.3%。

在2015年的年度报告中,辉山乳业曾表示:“在东北尤其是辽宁,低温鲜奶类细分产品中,辉山品牌拥有绝对的市场话语权。”

乳业专家王丁棉直言辉山乳业债务危机前后“发展声势、态势、气势有天壤之别”,“债务危机前,辉山乳业疯狂投资,追求虚的发展势头,甚至是搞跨界投资,例如连房地产也涉入。债务危机后,所有的投资发展都回归至零了,因资金链断什么也投不起来,它的生存祈求唯一指望是他人来收购,养殖板块虽仍在运作,但收益远难应对当前全司的困局。”王丁棉告诉记者。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债务危机爆发后,辉山乳业的业务线明显有所收缩,即使是在老家沈阳,其销售情况也不如往昔。

8月18日至23日期间,新京报记者走访了沈阳当地的多家奶站和大型商超,发现辉山产品的铺货量与外来的蒙牛和伊利等品牌有明显差距。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专业股票配资平台_正规炒股配资公司_线上股票配资网站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65346666.com/a/gupiaopeizipingtai/20200120/3330.html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